新一代尚未成型 中国足球"黄金一代"何日再来

“黄金一代” 何日再来
当地时间1月16日17时30分,在阿布扎比阿尔·纳哈扬体育场,国足将迎来一场“特殊”的竞赛:2019阿联酋亚洲杯赛,C组小组赛第三轮竞赛,已提前出线的中韩两队对阵,韩国队…

“黄金一代” 何日再来

当地时间1月16日17时30分,在阿布扎比阿尔·纳哈扬体育场,国足将迎来一场“特殊”的竞赛:2019阿联酋亚洲杯赛,C组小组赛第三轮竞赛,已提前出线的中韩两队对阵,韩国队只有取胜才能以小组第一身份出线,换句话说,这场竞赛,国足握有主动权。

这是一件超越了中国球迷赛前预期的工作:不用第三方帮忙,能够像支真正的强队一样去挑选身位,当然,力争小组第一是上上策,这样能够保证第一轮淘汰赛的敌手亚洲排名在国足之后。

以最小的耗损打完这场竞赛是“刚需”,争取小组第一也是“刚需”——如果落到小组第二,再进一步有可能碰到东道主人阿联酋队,无论是以四强为目标的国足还是以争冠为目标的韩国队,都不愿意在这种场合下提前遭遇东道主人。

更何况国足如今对上韩国队还有些心理上风:虽然从前20年国足一向被韩国队压制,但双方最近一次真刀真枪地较量,却是国足赢了。

那场中韩之战,发生在2017年3月23日——里皮执教国足的第二场竞赛,也是真正让中国球迷折服的第一场竞赛。当时的背景,是俄罗斯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12强赛第六轮的竞赛,前4场竞赛只拿到了1个积分的国足让球迷感到绝望,这时候中国足协“换人”,里皮上任,首场竞赛战平卡塔尔队,第二场竞赛就赢了韩国队,用“群情激昂”已不足以形容那天晚上的沸腾景象,12强赛至此国足重新见到一线生机,中国足球也找回争取出线的一丝底气。

“为14亿国人踢球”“不恐惧任何亚洲敌手”这两句话,里皮说了两年,从他带队的第一场竞赛起头,一向说到这届亚洲杯赛,只要场合许可,他会诲人不倦反复本身这个概念。而在两年里,国脚们终于起头悟到这两句话的真正含意。

“这两场竞赛耗损比较大,尤其第一场遇到了良多困难,最初能赢下来,自信心就上来了。”得胜菲律宾队提前出线,冯潇霆最需求的就是尽快恢复,“亚洲杯给我的感觉和以前参加的竞赛还是有些不一样,主要是赛制方面,不敢冒险,以稳为主。”

说来似乎不巧,这届亚洲杯还是冯潇霆第一次参加亚洲杯赛——2007年东南亚那届亚洲杯和2011年卡塔尔那届亚洲杯,冯潇霆都是因伤缺赛,到2015年澳大利亚亚洲杯,佩兰厌弃
冯潇霆“惜力”,终究
将他从名单中划去。

冯潇霆的第一次亚洲杯大概率将是他本身的最初一次亚洲杯,所以这位中国足球“黄金一代”的代表人物不由得本身的感慨:“我们很清楚,这届亚洲杯,对郜林、小蒿、旭日和我来讲
,极可能
是最初一次了,那一年的荷兰,我们都还记得,你们也记得吧?”

那一年的荷兰,那一年的少年

冯潇霆说的“那一年的荷兰”,是2005年荷兰世青赛。看过竞赛的中国球迷都很难忘记,交战昔时世青赛的、以1985年齿段球员为主的一批“荷尔蒙少年”,在德国老人克劳琛的率领下,用流畅和华丽的攻击波反复撕扯敌手的防线,这是属于中国足球的视觉享用。小组赛2∶1胜土耳其队,3∶2胜乌克兰队,4∶1胜巴拿马队——冯潇霆、赵旭日、蒿俊闵和郜林,恰是在那一届荷兰世青赛上正式出道,如果不是淘汰赛2∶3输给德国队,这支国青队将让球迷看到更高的上限。

之所以怀念荷兰世青赛,是由于荷兰世青赛是良多“黄金一代”的终点

杞人忧天,只不过黄金少年们阅历的环境不同,终点

杞人忧天不同——那届荷兰世青赛,终究
夺冠的阿根廷队甚至带上了年齿小两三岁的梅西和阿圭罗,除了这对双子星,队里还有加戈、萨巴莱塔、比格利亚;尼日利亚队有塔伊沃和米克尔;西班牙队有大卫·席尔瓦、法布雷加斯、纳瓦斯、略伦特、阿尔比奥尔;德国队有阿德勒、延森、胡贝尔、戈麦斯……

从昔时世青赛的同场竞技不分高低
,到如今只能看着“别人家的孩子”在世界杯赛场驰骋拼杀,中国足球与发达足球之间的差异令球迷格外酸楚。

和2001年世青赛沈祥福教练所调教的、一样打进16强的、有“超白金一代”称号的队伍相比,克劳琛的球队打法更加开放,球员们的特性更加鲜明,套路配合更加流畅,风格
更加凶暴,发挥更加稳定——“黄金一代”的框架就此成型,尽管3年之后这支球队险些遭到“毁灭性打击”,但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的失利,其实已怪不到这些满腔热血的队员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apicsokanagan.com